Blog Detail

Pruitt-Igoe

10 7月 , 2016,
szjzsjy
No Comments

扎哈·哈迪德()为卡塔尔多哈2022年世界杯设计的艾尔瓦克拉体育场(Al-Wakrah)在揭幕之后,因为造型、工人安全问题、建筑师言论等争议话题,在2014年一年的时间中从来没有淡出过人们的视野。卡塔尔饱受质疑的工况、建筑工人的大量死亡,扎哈对此的言论引起了关于制定法律和建筑师道德准则的媒体风暴。扎哈的体育场设计因其让人浮想联翩的“生物”形态的外观而备受嘲笑。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也因为这座体育馆的建造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因此我们关注到了世界上最具争议的建筑物们。艾尔瓦克拉体育场是有史以来最具争议的建筑吗?这里小编筛选出9个同样具有巨大争议的建筑与你分享。

9. 波特兰市政厅 (波特兰, 美国 (United States)) / 迈克尔·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

\

  1982年的波特兰大楼 图片 © Steve Morgan 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1982年的波特兰大楼 图片 © Steve Morgan 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拆除这座建筑的想法,就像杀死一个孩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建筑师格雷夫斯在最近的一次关于波特兰市政厅未来的讨论中说。波特兰市政厅是北美第一座后现代主义建筑,也几十年如一日因后现代主义在功能方面的合理性和实用性颇受争议。波特兰市(Portland)市政府本希望这座建筑成为一座“公民建筑”,但是它因为“多既是多”的建造思想和封闭式内部设计收到了大量批评。

格雷夫斯设计的这座大楼本来的目的是为了鼓舞波特兰居民,却反而激怒了他们。因为项目极低的预算和过分功能要求的双重困扰,格雷夫斯用巨型红色的红柱穿插高耸的封闭玻璃包裹建筑,装饰彩带令人联想到各种选美大赛。据报道,格雷夫斯能中标项目多亏了他的低预算,和坚持在外立面用重复的小玻璃满足城市提出的要求。三十二年后,这座大楼迫切需要改造,评估成本大约为两年9500万美元。市政府官员们将继续讨论波特兰市政厅大楼的未来。

8. 圣家族大教堂 (巴塞罗那, 西班牙 (Spain)) / 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i)

\

  “我的客户并不着急”,西班牙建筑师高迪说的这句名言可以用来描述他在巴塞罗那(Barcelona)的标志性教堂项目,圣家族大教堂上所做的工作。这座大教堂是世界上投入时间最长的建设项目,目前已进入第132年,每年花费的2500万欧元(约1亿8千万人民币)主要来自私人捐款。建设开始于1882年,但由于高迪在巴塞罗那市中心遭遇车祸,项目于1926年戛然而止。这个项目能否完成面临着道义上的两难困境。近100年后,一些建筑师开始按照原始方案的副本进行建设,因为原始图纸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几乎全部被毁坏。

20世纪60年代开始,许多高产的当代建筑师,包括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和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了高迪作品现代化的运动。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暗示 他的工作变得过时而与时代格格不入。现在教堂项目的建筑师们计划将完成日期定在2026年,项目开始建设后的第144年,以纪念高迪去世一百周年。

7.安蒂拉豪宅(孟买,印度 (India)) / 帕金斯威尔建筑设计事务所(Perkins + Will)/赫希贝德纳联合设计顾问公司(Hirsch Bedner Associates)

\

  这座27层高的塔楼毗邻孟买(Mumbai)市中心的 Golibar 贫民窟,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私人住宅的称号。这座价值一亿美金的独立住宅属于世界第五富翁 Mukesh Ambani。建筑由美国建筑师组合联合文华东方酒店集团的合作完成。家里每一层都有一个特定的主题,由 Ambani 的夫人收集世界各地稀少、华丽的材料进行装饰。

该项目遭到来自孟买民众的全面反对,他们认为这座塔是冷漠而铺张浪费的。这种描述对于这座拥有六层停车场、九部私人电梯,面积达3.7万平方米的独立别墅来说似乎太轻描淡写了。

6. 女人的大楼, 芝加哥世界博览会 (芝加哥, 美国) / Sophia Hayden Bennett

\

  这座建筑为芝加哥世界博览会而建,建造和管理的团队成员全为女性。评论家们站在了她们的对立面,认为这座建筑是“羞怯”、“纤弱”、“谦逊”而“女性化”的。该建筑于1893年,为庆祝女性在艺术和工艺方面的成就而建,但是受到了当时由 Daniel Burnham 领导的男性为主的委员会的摒弃。尽管遭受了各方面的抱怨,该建筑还是根据计划,在建筑师 Sophia Hayden Bennett 的监督下完成了。这位建筑师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第一位女性毕业生。

建筑因其“女性化”的美学而饱受质疑,它与周边花哨的男性主导建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该项目因为由女经理委员会领导,全部的艺术家和贡献者成员均为女性,成为了争议的中心,讨论空间完全由女性建造是否具有必要,以及女性在建筑界中是否应该具有更高的地位。

5. “无线对讲机”大楼 (伦敦, 英国) / Rafael Viñoly Architects

\

  很多伦敦人都认为 Fenchurch 街20号是伦敦中央地区一条非常多风凉爽的街道。但是这座绰号为“对讲机”的大厦出现后,其不同寻常的外观立刻受到了“热烈”的讨论。结构从下方较小的基座升起之后慢慢变大,如果被吹起的气球。由于位于泰晤士河北岸伦敦旧城布满塔楼的区域而备受争议。并且由于凹曲面的外形,该建筑会因为反射阳光的问题,朝向街道面发射“死光”摧毁其上的物体,建筑建成之后就长期了媒体报道的头条。

在烧毁了一辆汽车、一座商店的立面、许多自行车座椅并煮熟了无数鸡蛋(因为地面温度达到了100摄氏度)之后,建筑获得了“无线灼烧器”(Walkie Scorchie)的外号。当时强烈支持这座建筑的开发商不得不出面道歉,并且表示“建筑师已经因为这座建筑而付出了代价”。

4. 埃菲尔铁塔 (巴黎, 法国) / 古斯塔夫·埃菲尔(Gustave Eiffel)

\

  “这是巴黎唯一一处可以坐下吃饭,并且不看到那座可怕高塔的地方。”这是法国小说家莫泊桑在1880年代晚期对于一座位于埃菲尔铁塔脚下餐厅的描述。这座塔楼自建成开始就遭受了雪崩般的评论,认为会使豪斯曼规划中美妙的低层建筑屋顶蒙羞。巴黎人民掀起了一场反对铁塔的活动,宣称这座建筑是一座“巨型的黑色烟囱”、一个“真正悲剧般的路灯。”人们画出了工程师埃菲尔的头悬挂在埃菲尔铁塔顶端的讽刺画,认为这是巴黎市政的一项重大失误。但是在1889年开幕之后,已经有超过2亿5千万人次拜访过埃菲尔铁塔。

3. 悉尼歌剧院 (悉尼, 澳大利亚) / 约翰·伍重(Jørn Utzon)

\

  这是一个关于愤怒、解雇、谣言、超预算和各种各样麻烦的故事。1957年时,丹麦建筑师约翰·伍重从232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将设计悉尼歌剧院。他的设计最初被竞赛评选委员会否决,但是受到了委员、芬兰建筑师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的极力推崇。项目最初的预算是1800万澳币,计划在18个月之内完成,但是实际上建设工程进行的非常吃力而缓慢:起重机必须要从法国定制,1966年才进口到澳大利亚。1966年时,项目已经进行了10年。新成立的新南威尔士政府认为过高的预算和过慢的进度是因为伍重永不满足的完美主义,因此他从项目中被解雇,由公共部门的官员宣布停止建设,停发伍重的工资并且冻结该项目的预算。

澳大利亚建筑师 Peter Hall 代替了伍重,大幅改动了当初的获胜方案。预算在他的监督下却增长为了1亿2百万澳元,并且继续拖延了10年,项目总共花费了16年完成。伍重从来没拜访过这座建筑,但是在1999年时收到了来自歌剧院的正式道歉信。

2. 艾尔瓦克拉体育场 (多哈, 卡塔尔) /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

\

  扎哈因为多哈艾尔瓦克拉体育场的设计而饱受讽刺。这座体育场是多哈为2022年世界杯建设的五处工程之一。最初的负面评论是因其设计和形似女性私处的外观,但是之后因为卡塔尔世界杯建设工程中,许多农民工的工作环境问题,体育馆受到的争议升级。据报道,超过1000名工人因为世界杯设施的建设而意外死亡。但是当被问及是否会采取措施改进工程环境时,扎哈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示:“作为一名建筑师,关注这一点不是我的责任。”

之后世界足协(FIFA)官方表示会监督卡塔尔世界杯的施工工程,尽管最近足协本身也因为贿选问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被建议因为卡塔尔存在的诸多问题应该迁移至另外一个国家。在众多政府官员、评论家和著名建筑师的质疑之下,扎哈这座饱受争议的项目仍在继续建设。

1. Pruitt-Igoe 居住区开发项目 (圣路易斯, 美国) / 山崎实(Minoru Yamasaki)

\

  Pruitt-Igoe 在1972年摧毁 Pruitt-Igoe 在1972年摧毁

这座 Pruitt-Igoe 住宅开发项目曾经被一位居住者称为“人间地狱”,它可能是整个公共住宅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项目。这是美国1954-1972年间开发的最大的居住区项目,但是却因为其中存在的严重种族隔离问题而从来没有完全住满。特别是结束种族隔离后,白人们纷纷搬离市区去往郊区,该建筑的种族问题更加严重。

当代的评论认为,Pruitt-Igoe 本身就形同监狱,引发了其中低收入居民的心理健康问题。仅仅再完成不到20年之后,开发商就因为没能很好完成任务而被解雇,该建筑也被尽可能快速地清空并摧毁。并且,在建筑被摧毁之后,许多和之相关的研究项目被指责失实,其中的统计中夹杂了种族主义的倾向。查理·詹克斯(Charles Jencks)认为这座建筑的摧毁代表了“现代主义建筑的死亡”,项目目前已经成为了中的典型反面教材。Pruitt-Igoe 项目也被认为是圣路易斯市公共住宅项目衰退的一个标志。

Leave A Comment

深圳建筑设计院-超过20年的专业建筑设计,为您提供优质建筑设计,涵盖住宅厂房别墅设计,电话13556291543
Keywords: 深圳建筑设计院 深圳建筑设计院 奥克兰婚礼策划 资金申请报告 SCI论文 芜湖装饰公司 西安管理培训 2017年深圳礼品展 精益培训 长春托福培训 沈阳 认可 咨询 烟台认证 金口诀 直销教育 青少年近视加盟 郑州做网站 广州人才网 平舆 香港保险 教育论文发表 北京公司注册 常德婚纱摄影 云浮CAD培训 成都迁户代办 上海离婚律师 长沙德语培训 劳务公司转让 第三方装修监理 上海空运 总承包资质转让 滁州装饰 加拿大游学 无锡股票配资 温州电脑培训 how 阳泉装潢公司 常熟成人高考 白银返佣 上海网站建设 城西学围棋 瑞金红色培训 云视听极光会员账号共享 藏头诗